我国古代外交礼仪,与《庆余年》中外交的“真实”与“疏漏”

2020-08-21 来源:网络整理

打印 放大 缩小

热播剧《庆余年》第一季中,出现了一起重要的外交事件——北齐使团前来庆国和谈。这段剧情中,庆国以宰相林若甫之子——林珙之死发动对敌国北齐的战争,战争胜利后,两国在庆国都城——京都进行了一场和谈。

《庆余年》这部剧的世界观虽然是虚构的,但其中借鉴了许多真实的历史文化知识,比如,这起“和谈”外交事件中的一些细节。

我国古代外交礼仪,与《庆余年》中外交的“真实”与“疏漏”

《庆余年》中庆帝剧照一、《庆余年》中外交的“真实”外交中涉及的政府机构

庆国接待北齐使团的相关人员,虽未明确指出,但从剧情推断,应是鸿胪少卿辛其物、礼部尚书郭攸之等官员。

在真实的历史外交中,所涉政府部门很多,以唐代为例,根据《大唐开元礼》记载,一起完整的外交事件中,参与的政府部门有:尚书礼部、鸿胪寺、门下省、中书省、殿中省、太常寺、光禄寺、太仆寺、卫衙寺等。

其中,鸿胪寺和尚书礼部是负责外交的专职官署,其主要职责如下表所示。

我国古代外交礼仪,与《庆余年》中外交的“真实”与“疏漏”

除鸿胪寺和尚书礼部外,其余七个政府部门只是外交中涉及到相关礼仪程序时需要配合的辅助机构。而《庆余年》中的这起外交事件,也的确主要是由以郭攸之为代表的礼部,与以辛其物为代表的鸿胪寺负责。该细节完全遵照了真实的历史文化来进行设定。

我国古代外交礼仪,与《庆余年》中外交的“真实”与“疏漏”

《庆余年》中南庆礼部尚书郭攸之外使的居所

剧中这场外交事件中,以庄墨韩为首的北齐使团被安排在庆国鸿胪客馆中居住。至于为何是鸿胪客馆,可参照唐代历史进行解释。

唐代的鸿胪客馆是鸿胪寺下属典客署主管的一个重要客馆,位于长安皇城内南端,朱雀门西侧,地理位置有些偏僻,非常便于唐帝国对外国使者进行控制、监视。故而,在唐代,大多数外使都被安排在鸿胪客馆居住。

依照剧中南庆对北齐的态度,安排北齐使团住进鸿胪客馆,必然有监视这一层面的用意。而庄墨韩竟然在严密的“监视”中从鸿胪客馆溜走去庆国皇宫私见长公主。这在真实的历史上,即便有礼部尚书的帮助,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但就避开鸿胪客馆周围严密监视的各方官府势力,已经困难重重,更何况,还有皇宫的层层森严守卫。解决这两道难题,庄墨韩才能来到后宫长公主的居所。而这两道难题,庄墨韩解决的可能性实在太过渺茫。

我国古代外交礼仪,与《庆余年》中外交的“真实”与“疏漏”

唐代长安皇城图

国力决定使者座次

这起外交事件的参与国,除了以庄墨韩为首的北齐使者团外,还有以云之澜为首的东夷使者团。庆帝在庆国皇宫祈年殿内举行的宴会上,国力更强盛的北齐使者庄墨韩的座位被排在了云之澜的前面,长公主李云睿的下首,这个位置显然更靠近庆帝。这个细节并非是导演或者编剧的随意安排,在外交范畴内,这其实有着深刻的文化内涵。

在真实的外交中,由于各使者团母国的大小不同、国力不同、威望不同,在外交礼仪中所受到的待遇自然也会不同。

比如唐代,据《新唐书》记载,“凡四夷君长以蕃望高下为簿,朝见辨其等位。”

根据这则记载可知,唐代对前来的蕃国会进行等位划分。在唐代,进行外使等位划分的专门机构是鸿胪寺。划分的具体标准是:“三品以上准第三等,四品、五品准第四等,六品以下准第五等。其无官品者,大酋渠首领准第四等,小酋渠首领准第五等。”

在之后的一系列外交活动中,便会根据划分的等位进行相应的安排,如面圣或者是宴请时的座席排列,宴会中的食物分配规格、出使期间的生活日用品分配规格等等。

这部剧在外交细节上纵有许多可取之处,但与历史上真正的外交相比,仍然存有许多“疏漏”之处。

我国古代外交礼仪,与《庆余年》中外交的“真实”与“疏漏”

《庆余年》中庄墨韩座位图

二、《庆余年》中外交的“疏漏”庆国对北齐使团的迎接,不够“正式”

一场热诚的欢迎仪式,最能让远道而来的外使产生一种受到尊重的感觉,对外交事宜,往往起着良性的影响。

北齐使团远道而来,按照外交中的礼仪,南庆作为双方战争中的胜利方以及东道主,应做好迎接工作。更何况,使团中的庄墨韩虽是北齐文坛大儒,但因南庆文坛不振,他其实相当于天下文人之首,被包括庆国在内的天下学子所尊崇。即便为了笼络国内文人之心,南庆朝廷也应对其礼遇有加,在迎接礼仪上,自然不能怠慢。

然而在剧中,庄墨韩的车驾来到庆国都城京都后,只受到了城中文士的热烈欢迎,南庆官府对于使团的到来,在迎接方面却并未做任何交代。

责任编辑:采集插件

相关阅读